九州河

以九州之河纳百川

今天刚买的炕哥版忘羡周边【什么】
一口气掏出好几个小心心全部吃掉了
翻遍学校超市的整个货架找不到葱辣味的,退而求其次买了番茄味
PS.其实我想说很久了,每次大晚上看炕哥的更新都饿得抓心挠肝(尤其是生滚鱼片粥!啊!我想吃啊!)但是一时间什么都买不到【。】唯有菜园小饼还在我的能力范围内……

炕哥的新坑,年下,破镜重圆,美食,每一个都精准地戳到我的萌点,爱了爱了
PS.我也喜欢小前夫这个称呼,叫起来非常带感【。】

这都已经提前打上了,第二季到底会有多虐……【抱着被子瑟瑟发抖】

【忘羡】今天你连到WiFi了吗

梗来自 @CL__是个假车厘 的现pa!!!超好吃呜呜呜点这里 感谢车厘太太的授权ww

第一次写这个题材,非常生疏,bug连篇,希望车厘太太千万,千万不要介意!【捂脸】


魏无羡又双叒叕带着吻痕出现了。

于是某某小生喜提某某奖的热搜第一瞬间被换了下去,热搜榜上明晃晃地挂着五个字,#魏无羡 吻痕#。点开话题,一溜儿的狗头加冷漠表情包:“哦,你还是出来秀恩爱了。”

之所以带个“还是”,是因为这一类的事在不久之前——也就是他和蓝二公子刚刚宣布订婚的时候曾经频繁地发生过。即使温情揪着他的耳朵骂上一千次一万次,他照样我行我素,和老公该搞就搞,该亲就亲,该咬就咬,绝不妥协,找的借口是:“温情你这么厉害一定会帮我遮掉的对不对?”

硬照上能遮得住,花絮里就不一定了。自从魏无羡穿着件松松垮垮的男友衬衫录了次日常,并且领口露出了疑似——绝对只是疑似蚊子包的红点之后,粉丝们看他的花絮都先放大到200%仔细地、一寸寸地观察他裸露出的皮肤——尤其是脖子,无论是不是蚊子包,都先送上热搜再说。

公司部门经理聂怀桑擦着冷汗对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边讲边两股战战地往总裁办公室瞄,就怕小蓝总突然出现。最后差点给这位祖宗跪下了,他才答应以后“注意点”。

聂怀桑长舒一口气,觉得自己刚刚讲的最后一点“这样小蓝总肯定会吃醋”真是有着决定性的意义。

这以后魏无羡和他的脖子就消停了很多,粉丝们见拿着放大镜都看不出一朵花儿来,也就渐渐放弃了,毕竟还是声音和颜比较好舔,老是做显微镜女孩太容易脱发。

但是这一次,魏无羡居然又带着他的吻痕,出现了。

不知是谁放了张路透,上面俊逸的青年勾下黑色口罩,用脖子夹着手机笑着和谁说话,歪出来的一小截脖颈上,就明晃晃地印着一个暗红色的吻痕。

粉丝们在刷了一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和“99999999999”之后,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为什么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蓝二公子的吻痕都处于下线状态?那么为什么今天又突然上线了???

评论里什么都有,热闹非凡,姐姐粉忙着嘘寒问暖是不是蓝二公子亏待了你,cp粉笔下生风酝酿虐心虐肝的小作文,情节之复杂狗血堪比家庭伦理剧,女友粉……

残存的女友粉表示,你这样我很难办的。

这一鸡飞狗跳的状态一直维持到两条热评的出现。

温情脉脉:在那边猜蓝二公子的吻痕为什么会下线的,建议你换个地方操心,这里没有供你发挥的小舞台。至于问为什么又突然上线的——很明显,是连到WiFi了啊。

绵绵棉花糖:咦???你们不知道吗?小蓝总昨天从国外出差回来了啊?

 

蓝忘机没开卧室的灯,摸着黑轻手轻脚地进了卧室。

出乎他意料的是魏无羡今天很老实,没有在他进来的那一瞬间从门边飞扑过来抱住他,也没有故意躺在门前抱住他的脚不放,黏黏糊糊地叫“蓝二哥哥”。

整个房间都很黑,只有他开门时从门缝泄入的一点点暖光,若有若无地在床上隆起的那一团上轻晃了一下,就被蓝忘机悄无声息地彻底关在门外。

他踩掉拖鞋,踏着魏无羡明示想买所以他就买了的那款地毯,摸到床头柜,再撑着床头柜一点一点将自己放到床上,免得床垫晃动幅度太大。魏无羡的睡眠一向很浅——可能是那草木皆兵的三年留下的后遗症,只有在蓝忘机怀里,闻着他身上那股檀香才能睡得稍微安心一些。

魏无羡低低地嘟囔了句什么,翻了个身,但好在没醒。

蓝忘机不自觉地把呼吸屏住,想起这人最近的通告都排得满满当当,几乎要把二十四小时都充分利用,想必是累坏了,所以难得没能等他回来就睡得这么沉。

他用指肚轻轻蹭了一下魏无羡略长的头发,没敢多碰,只是帮他把散到脸颊上的几缕拨到后面去。像是在睡梦中感到脸上舒服些了,魏无羡满意地砸了咂嘴,极为放松地一抬胳膊,“啪”地一下横在蓝忘机胸前,食指的指节——好巧不巧,正好扣在他的喉结上,若有若无地随着呼吸一下一下点着。

蓝忘机几乎是在一瞬间僵了个彻底。

像是还感觉不够舒服,魏无羡又顺势往旁边一滚,恰好把自己投怀送抱给身边的人,一条腿蜷着缩在蓝忘机腰边,膝盖还极有技巧地往他身下顶了两下。

蓝忘机:……

这么高难度的精准操作,绝对不是一个睡着的人能做得出来的,那么就是……

他无奈唤道:“……魏婴。”

那人正装睡装得不亦乐乎,突然被识破之后干脆耍起无赖来,一蒙被子,声音闷闷的:“魏婴睡着了,魏婴听不见!”

蓝忘机把他蒙在头上的被子掀开一个角:“别闷着。”

魏无羡从那个角里头钻出来,手脚并用、四仰八叉地缠住他,在他脸上吧唧地亲了一口:“开玩笑,你来之前我会睡吗我!”

蓝忘机抬手抹了抹他眼底一圈淡淡的青黑:“你太累了。”

魏无羡“嘁”了一声:“这算什么,我不努力赚钱谁来养我蓝二哥哥?”说着又往那人脸上偷了口香。

蓝忘机就着这个姿势翻了个身把他抱在怀里:“我看过你的日程表了,睡吧。”

魏无羡大惊失色:“是不是又是思追发给你的?!这小朋友怎么都学会吃里扒外了,到底是哪边的人……”说到一半才想起人家也姓蓝,悻悻闭了嘴,眼珠一转,抱住蓝忘机的胳膊,瞬间换了个战术:“好哥哥,这次是我不对嘛……都是很重要的通告,我推也没法推呀!我一直有按你说的一日三餐好好吃和你视频完就好好睡绝对没有乱吃零食熬夜打游戏……”

眼看着这人越说越长,大有把约法三章进行细化扩充的趋势,蓝忘机轻轻叹了口气,道:“没怪你。”搂在怀里抱了一会儿,又补充道:“不过,下不为例。”

魏无羡疯狂点头,频率快得脖子差点儿抽了筋,看起来很是诚恳。

如果他没有边点头,边心怀鬼胎地把手往蓝忘机睡衣里伸的话。

蓝忘机按住他的手:“你太累了。”

魏无羡“啧”了一声,撇了撇嘴:“不会吧蓝湛,我投怀送抱地送到你床上你还不要?放心吧,我体力好着呢,倒是你……”

说着轻轻巧巧地挣开他的束缚往他身下探去,舔了舔唇,笑着掐了一把:“硬//了这么久都不上,嗯?”

蓝忘机尽量平稳地呼吸了两声,最终还是翻身压住他:“就一次。”

魏无羡嗯嗯啊啊地含糊应着,凑上去捉住他的嘴唇又亲又舔又咬,心里却颇为得意地想道,一次之后不缠着你做第二次第三次,算我输。

 

魏无羡没输,后果就是又弄了满身的印子——包括久违的脖子上。

在他“注意点”的那顿时间里,领口就是一道鲜明的分界线。领口以上的皮肤白净光滑,毫无瑕疵,可一拉下来就能看到斑斑驳驳的吻痕和齿印,暧昧地分布在被遮住的皮肤上。但幸运的是魏无羡并不会接需要把领口开得太低的广告和写真——自家老公明令禁止,他喜滋滋地把这条铁律往自己脖子上套,往自己合同上加,再理由充分地给所有人看。久而久之,也没有人敢让他穿这样的衣服拍照了——毕竟,大家都怕小蓝总,真的。

所以当聂怀桑看见今日热搜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

整天为这个背后靠山堪称三山五岳的偶像操碎了心的聂经理欲哭无泪地给他打电话:“魏哥!说好的呢!你怎么又……”

他还没说完,就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淡淡答道:“他还没醒。”

聂怀桑握着手机僵在原地。半晌后,他才想起看了看钟:八点半。

见他那头一直没传来声音,蓝忘机又问道:“怎么了?”

聂怀桑“不不不不没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地糊弄了一番,又郑重告别:“不打扰你们了,蓝总。”

那头“嗯”了一声,把通话挂断了。

聂怀桑看着屏幕自动回到微博热搜的界面,良久无言,最后转头吩咐秘书:“什么都不用做,随……它吧。”

 

魏无羡看到这条热搜其实是发出图透的第二天,也就是蓝忘机回来第三天早上的事了。

他翻着评论区看粉丝们的小作文看得乐不可支,最后转了两条给蓝忘机:“看,蓝二哥哥,原来我们有这么曲折的爱情故事!!!”还没等对面的人回复,就先想象了一番蓝忘机的表情,笑得倒在化妆室的沙发上打滚。

温情看他蹭开领口露出的锁骨上斑驳一片,“嘶”地吸了口气:“我说魏无羡,你怎么就不长点记性……”

魏无羡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下巴垫着个兔子抱枕。抱枕软乎乎的,几乎把他半张脸都埋了进去,弄得他说话都有点口齿不清:“你不懂,我这叫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江澄刚好推门进来,闻言觉得牙口一酸,顿时有了关上门退出去的冲动:“魏无羡你他妈……”

沙发上的人笑嘻嘻地又翻了个身仰面躺着,举起抱枕,把兔子和自己的眼睛都对准江澄:“晚吟师妹!”

江澄“靠”了一声,挽起袖子就要对他招呼:“魏无羡你找打是吧!”

魏无羡高喊“蓝湛救我”,趁着两人东张西望看蓝总是不是真的来了的时候,噌地窜起来,活鱼般飞快溜出了化妆室。

笑着跑了一段路,惹得经过的人都频频回头之后,魏无羡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停下来,掏出手机发了条微博,还耀武扬威似的艾特了那个从来只转发公司事务和魏无羡微博的人。

魏无羡V:连到WiFi了,开心吗?@蓝忘机V


小孩子才做选择

我们大人一般年上年下都要【。】
PS.我掐指一算,国庆假期是个办比赛的好机会【疯狂暗示太太们】

【忘羡】情信

灵感来自岩井俊二的《情书》:“你好吗?我很好。”
大概是一个很简单也很平静的故事

在魏无羡的第一个忌日,蓝忘机写下了自己的第一封情信。
说是情信,其实也不过短短三个字:“君安否?”
云深不知处禁明火,蓝忘机便在静室里搭了一个小炭盆,一点一点地将那张纸烧给他。
炭是上好的银丝炭,纸是上乘的玉版宣,烧起来不见一点烟气,也不留什么痕迹,所以这份没有署名的情信,除了他自己,也就没有别人知道了。
在落笔写下这三个字的时候他有些不合时宜的羞赧。饶是他一向淡然从容,面对这等事还是很不自然,下笔看似四平八稳,实则在“安”字最后一顿就抖了手,牵出了一条细细的墨丝。
字迹不端。他勉强稳住心神,才平平正正地又写了一个“否”字。
想来魏无羡也不会在意谁给他的信字迹端不端,毕竟——蓝忘机想起,之前抄书的时候,他就是字迹最不端的一个。蓝先生罚他坐着抄书也好,跪着抄书也好,他就是不肯把墨字给放放端正。说他字不好看呢,似乎也不是。要是有人说他写不好字,他就立马给你漂漂亮亮地写上一个,俊逸翩然,极有风骨。
那时候蓝忘机觉得那人真是不可理喻,明明会做能做,却总是嬉皮笑脸,玩闹打趣,徒惹得别人心烦。
某一天蓝忘机在整理故人旧物的时候,翻出了这位故人当年的杰作——几张写得张牙舞爪的零散《雅正集》,都是被吹胡子瞪眼的蓝老先生给退下来的,他不知为什么藏了起来,连带着魏无羡传给他的那些七零八碎的小纸条和给他画的肖像画。这样仔细一看才发现,在他的印象中,魏无羡最“端”的字,居然是那张肖像画边署着的“蓝忘机”。
他记得他那时候是叹了一口气,没有去上那一天的早课。后来他自罚抄《雅正集》三遍,就坐在藏书阁开着玉兰花的窗边,将那些早已轻黄薄脆的宣纸上的字,又重新写了一次。
在魏婴面前,锁一般束缚着他的家规和礼教似乎都不那么地牢固,并且他走的时间越久,那把锁上的铁锈就生得更多,仿佛总有一天会脆得只需要有人轻轻一掰,就会碎成两截。
蓝忘机用铁夹拨了拨滚烫的炭块,炭和纸互相摩擦着发出轻微的爆破声,哔哔啵啵。几粒细小的火星冒了出来,又很快被微冷的空气扑灭了。
炭盆里的纸已经烧了一半多。
他放下铁夹,端坐在炭盆前,看着纸的尾端一排的焦黄色缓缓缓缓地上移。
就在这整张纸快要被烧完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在纸狭小的空白处,逐渐浮现了一个血红的字,像是有谁咬破了食指写上去的。
那个人写道:“安。”

是炮竹声把魏无羡从噩梦里吵醒的。
他急促喘息了几口,等到呼吸顺畅了,方才揉了揉头,向着炮竹声的来源——头顶那片亮着生者之光的虚空望去。
被万鬼吞噬后,他就一直待在这里——头顶上一片敞亮,是人间;脚下乌漆嘛黑,是黄泉。他不尴不尬地卡在生和死的子午线上,进也不是,退也不能,日日夜夜地踩在一片虚空中反反复复地做噩梦,做的还全是他生前没捯饬干净的一大堆破事儿。
魏无羡想,恐怕是人间容不得他,地府也不敢收下他这尊煞气四溢的大佛了。就担心什么时候脚下一个踏空,一头栽进忘川河里,恐怕得能让阎王鬼差、牛头马面们好好苦恼一阵子。
但这是他第一回被“外物”从噩梦中唤醒,还是炮竹声。
这是怎么了?过年了吗?。
在浑浑噩噩中他早就不记得过了多少日子。这里没昼没夜,无昏无晨,若不是黑气腾腾的有点吓人,大概也是个隐居的好地方。
炮竹声又响了,与此同时从上空飘下来几张黄色的符纸。魏无羡没想太多,伸手接了,一看顿时感到啼笑皆非。
一共四五张黄符,上面尽是些狗屁不通的符文,有一张还歪歪扭扭地写着请无上邪尊夷陵老祖在黄泉之下对他们这些“鬼道后辈”们稍加指点,这点拨的方式可以是托梦托鬼魂,托七托八都不限,总之若是没死透还请劳烦带个话,好给后人指点迷津。
魏无羡这才意识到,今天,也许是他的忌日。
他在越来越多的黄符和越来越响的鞭炮声中哭笑不得。
别人过忌日都是哭声震天、上入重霄,请来的道士法事一场一场地做,香火一捆一捆地烧,就他,过个忌日和过年一样兴高采烈,唯一缅怀他的还都是一群素昧平生的“后辈”,让他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几乎想直接沉入下一个噩梦,一头睡死过去。
可惜的是,不知为什么,噩梦没再缠着他了。
他只好百无聊赖地把那些黄符揉成一团,往下面随意一丢——本想是丢着玩儿,结果下面竟然传来一阵惊叫。他往下一看,发现地府的轮廓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很清晰,正对着他的不偏不倚还真是忘川河,那个被他砸中的摆渡小鬼,正一脸幽怨地看着他。
他心道不好,这要是以后死透了,岂不是连忘川河都过不了。到时候可真是“不得好死”了。
那个小鬼盯了他一会儿,发现他竟然没有落下来,惊得连忙呼朋唤友地让它们来看——于是魏无羡撑着下巴,被地府的小鬼们当做是珍禽奇兽般看了半天。
最后连那一群小鬼们都散了,他的忌日还没有过完。
但天上——或者说人间,却飘飘荡荡地飘过来一张白色的纸,像是一片轻盈的雪花,不合时宜地在盛夏落了下来。
魏无羡跨了一步,接过那张纸一看,上面只写了三个字:“君安否?”
这算什么?他冥思苦想了好久。这算是什么?难道还有小姑娘忘不掉自己丰神俊朗的脸,特意烧了封含情脉脉的情信给他?
饶是他脸皮再厚,也不敢这样推测。
最后,魏无羡断定,一定是当时围剿自己的哪位修士,看着他恶有恶报还是不解气,于是特意烧了封信问他在地底下过得快活吗?不快活也没关系,我可是很快活。
魏无羡嗤笑了一声,咬破手指,在那张还在缓缓燃着的纸上,重重地写了一个字:“安。”
无论身在何处,人间仙境也好,修罗地狱也罢,我自能安然处之。万人仰慕也好,千夫所指也好,反正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我行我愿,你又能奈我何?

蓝忘机觉得自己的身体快了大脑一步,几乎是本能地直接用手拨开了滚烫的炭块,抢救出那张近乎焦黑的纸。
他坚信自己刚才没有看错,那一个诡异至极的“安”字,的的确确是诡异至极地出现了。
可不知怎么的,那张纸开始烧得格外地快,刚到他手中,便干脆利落地全化作了齑粉,自他指间细细碎碎地落了满地。
他呆立了片刻,随即撑住桌沿,开始剧烈地发抖,连带着手上一串燎起的水泡的疼,也随着颤动变得微不可察。直到一阵格外猛烈的寒风吹开静室的窗,吹得火熄炭冷,他才渐渐地缓过来,发现早已抖得浑身麻木,而手上的水泡也十指连心地疼着。

魏无羡的第二个忌日,蓝忘机原封不动地写出了自己的第二封情信。
随后的第三个、第四个……都是如此。仿佛每年只要能看到那个血红色的“安”字,他的心里就能松快一点。
久而久之,他有时也会分不清,支起的那一个究竟是炭盆还是鹊桥了。

从那以后,魏无羡每年都能收到一封这样的信。
久而久之,他也不觉得那是一个对他有深仇大恨的修士了。毕竟这么多年来,连那些黄符上的“后辈”名字都换了好几茬,若是那个修士还要坚持要每年来羞辱他一番,那么他也感动得涕泪满面了。
所以究竟是谁?
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在噩梦短暂的间隙里盼着那封信能来——尽管那上面只有端端正正的三个字“君安否”,但好歹是句暖话。
而且,他总觉得,寄信的一定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第十三封信寄到不久后的某一天,他再一次无缘无故地从噩梦里醒来。
他抬头,那一片敞亮的天上突然破出一道光,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
魏无羡目瞪口呆,等到温暖的生者气息将他层层包裹住,他还是不相信最后是“人间”而不是“地府”肯发了慈悲收下了他。
那一团光夹裹着他向人间涌去,魏无羡突然觉得很困,即使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睡,他依旧很困。
而在这片虚空中经历的一切,也全都抽丝剥茧般,正从他脑海中慢慢消去。
在睡着的前一刻,他想,以后大概再也不可能知道寄信的那个人是谁了,真是可惜。

魏无羡从静室里翻出了一张奇怪的纸。
那张纸是上好的玉版宣,上面却只写了三个字:“君安否?”
他把这句话翻来覆去地读了好几遍,觉得甚是熟悉。但他捧着脑袋想得脑仁疼,都没记起来自己是在那本圣贤书上看到过。
他正想再研究一番,蓝忘机下了晚课回来了。
“蓝湛蓝湛!”他对着蓝忘机招手,“快过来!这是什么?”
蓝忘机帮他把踢得东一只西一只的鞋子摆正了,就着他的手扫了一眼,明显一愣。
魏无羡心道不对,又悄摸摸地把那句话读了几遍,竟莫名地读出一股缱绻的意味。
他立马把蓝忘机按在椅子上,欲盖弥彰地板起脸:“说,蓝湛,是不是你给谁写的情书?看这样子还没寄出去,嗯?”
蓝忘机沉吟了一会儿,竟“嗯”了一声,随即又补充道:“……现在不用了。”
魏无羡眼睛越瞪越大,最后“哇”地一声扑进了蓝忘机的怀里:“好啊蓝湛,有了我你居然还想要三妻四妾!……”他把头靠在蓝忘机的颈窝里,双手松松地环着他脖颈,在他身后把那张纸翻得哗哗响:“我倒要看看是你写给哪个小姑娘……”
他还没说完,便彻头彻尾、结结实实地愣住了。因为他突然看见在纸的背面,蓝忘机用蝇头小楷细细标注了写信的时间。
正是他回来的那一年。



手动 @半十  @六叶朱 

「听说,蓝先生与魏先生……」- 文章对应匿名公布

这……没有猜中……我还是适合安心看文然后在下面一阵乱吹给太太写个长评啥的……逻辑性分析,不存在的。

蓝先生与魏先生:





09:00 -《韶光贱》交柯


10:00 -《Deadline》啃夜


11:00 -《行差就错》正襟危坐的炕


12:00 -《能》倾离


13:00 -《纪念》梨佩斯


14:00 -《新婚与小别》奶茶


15:00 -《小宇宙》凝香


16:00 -《第十二夜》-曲桐


17:00 -《红丝绒》Fengmg


18:00 -《半夏生》一更雪


19:00 -《长安夜》秦拾肆










这次活动至此就结束辽。




感谢大家的参与!






谢大家的参与




大家的参与




家的参与




的参与




参与









还没完呢╭(╯^╰)╮




下面放出其中几位老师一定要说的话,因为过于羞耻我们打个码,不一定是每人只说了一句:




【不许骂我,骂我也没用。】


【题目就是我该死的怨念!】


【现代校园pa是世界上最难写的东西!】 


【“不懂人情世故,却知如何愺-人”真是我永恒的萌点。】


【我就是要写那个该死的车-震和酒吧。】


【miu有了。】


【水平有限,写得不好也请荣迷别揍我(土下座 ←】


【你们猜得很有逻辑、很有道理,甚至我自己都快信了,可是那个真的不是我。】


【洗洗睡吧,吃好喝好啊。】


【不要拉黑我!】


【看到猜测,对揭马甲感到惶恐……】


【嗯……想组个老年disco团体,出个道什么的。】









难——忘——今——宵——难忘——今——宵——难!!!忘!!!今宵!!!!!
我不困我不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还能起来再听我这就从床上爬出来摸鱼!!!!!

最终结果是 @南笙รัก 的梗!
之后的一段时间会很忙_(:_」∠)_所以只抽了一位小可爱非常抱歉qwqqqqqq
尽量早点产出来!【立下惊天flag】

居然破100fo啦!【是车的力量吗23333】那就评论里点个梗吧ww具体一点最好了,能写的cp我都打上tag啦(´・ω・`)
如果没有评论……我就删了不占tag了吧ww